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极速飞艇 < 人物风采
人物风采
粉墨人生 ——记河南省戏曲家协会会员、义海能源员工胡永强
时间:2019-08-23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“古老的说唱有板有眼,阴阳顿挫融在其间……有多少心酸多少感叹……千万个故事唱,在里面……”这是零点乐队很出名的一首歌《粉墨人生》的歌词。这首歌唱的是中国戏曲人的真实写照。也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胡永强最喜欢的一首歌。“老胡工作上一丝不苟,唱戏也是刚刚的!”这是工友们对他的一致评价。在义海能源大煤沟煤矿,提起火工品库发放员胡永强,工友们无不对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在大煤沟煤矿宿舍6号楼,胡永强拥有一间十余平方米的“工友理发室”,这不但是胡永强的“工作室”,还是他“唱、念、做、打”练功的地方。房间内琳琅满目的奖牌、奖杯让人目不暇接,也见证了他27年的执著追求:河南卫视《梨园春》曲剧类周冠军;青海省海西州成立60周年文艺会演、大柴旦行委“永远跟党走”消夏演出、大柴旦行委创建文明卫生城市会演等演出第一名;海西州首届“新华都杯”柴达木之星大奖赛三等奖;大柴旦行委“双创”展示新成果文艺会演第三名等。上班之余,当理发室里没有顾客时,他就利用空闲时间巩固“手、眼、身、法、步”。操练“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”等角色。就连正旦、花旦、刀马旦、老旦等专行,长靠武生、短靠武生他也能刻画得入木三分。

现年39岁的胡永强,出生于河南平顶山市鲁山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。说起和戏曲结缘,他坦言纯属机缘巧合。河南是戏曲之乡,也是曲剧、河南梆子等剧种的发源地。胡永强的父亲是个老戏迷,身边的一部老式收音机是他听戏的精神乐园。像著名曲剧《卷席筒》、豫剧《打金枝》《花枪缘》等都能哼上几段。常言道:“有智吃智,没智吃力。”小时候,胡永强身子骨比较单薄,父亲看他不是“吃力”的那块料,那就选择唱戏吧。就这样,1996年,15岁的胡永强来到张官营镇戏曲学校,开始了他的学艺生涯。

俗话说:“台上十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,学戏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它需要有童子功,像人们常说的“下腰”“劈叉”“拉筋”等动作,大部分都是在少年时练成的。这对16岁才入行的胡永强来说,明显有些晚了。“既然选择了,就要干出个样子。”胡永强常常告诫自己。在戏校,面对每天近乎苛刻的训练科目,胡永强都咬牙坚持了下来。他坦言道,当初选择学戏并非出于热爱,而是出于谋生。从小喜欢武侠剧的他,当初只对武生的空翻动作情有独钟。戏校师父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,对他循循善诱,让他明白,只有做到唱、念、做、打,在这个行当才有立身之地。通过这番教诲,他练功的劲头更足了。每到周末,只要师父不回家,他就恳请师父给自己开小灶。3年来,正是凭着对戏曲艺术的执著追求,胡永强在“旗把”身段组合、刀枪剑戟等方面样样拿得出,放得下,成为戏校里的全能弟子。

机遇决定命运。1993年,义煤公司豫剧团和河南省艺术学校开展合作,面向社会招收一批定向委培生。给出的优惠条件是学费全免,毕业后到义煤豫剧团工作。这对出身农村的胡永强来说,等于减轻家庭负担,毕业就能上班,无疑是吃上了“皇粮”,端上了“铁饭碗”,何乐而不为呢?他回忆说,当时全班34个同学中,他是四个被录取的男生之一,对此,他倍感珍惜。

然而,人生总有起起落落。1998年,刚刚工作3年的胡永强正好赶上国有企业改制的变革期。胡永强所在的义煤豫剧团作为地面辅助单位,更是首当其冲。生性好强的胡永强就想,人生能有几次搏?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。他发扬不等不靠精神,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,几经辗转,凭着自身扎实的功底,考进了汝州市曲剧团。

在剧团内,凭着过硬的基本功,胡永强很快便融入其中。除了担纲主角,他还担任教员。胡永强说,他最喜欢的是丑角。问其原因,则是“丑角总能给观众带来欢乐和笑声”。比如,在传统剧目《三子争父》里,胡永强饰演的石憨,以憨厚老实,热心助人的舞台形象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胡永强坦言,2000年~2003年,随着娶妻生子,家庭开销日趋增多。于是,夫妻两人就投靠姐姐,到她的理发店里学门手艺增加家庭收入。天资聪颖的他,4个月后就另立门户了。开店后的他无论生意再忙也总不忘挤出时间吊嗓子、背唱词。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2009年11月,他参加了河南卫视《梨园春》栏目并获得曲剧类周冠军。这一年,他加入了河南省戏曲家协会,成为该协会会员。一时间,他在义马小城成了名人。机会总是眷顾时刻有准备的人。这时,义煤豫剧团的领导经多方打听找到了他,让他归团演出。在这期间,他演出了《七品芝麻官》《屠夫状元》《南阳关》《三哭殿》等传统剧目。所到之处,深受群众们的欢迎。尤其是《七品芝麻官》里的低八度唱法,他是圈内为数不多的行家。唐派、牛派、常派唱腔,他都能来两下子。

2011年,胡永强受义海精神的感召,决定到大西部去。在一个冬日的黄昏,他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西去的列车,成为了义海能源大煤沟煤矿的一名员工。来到青藏高原后,他的戏路更宽了,思路也更开阔了。每逢闲暇,他就到当地的秦腔剧团观摩学习。每次,义煤豫剧团到海拔4200米的天峻义海演出时,他总是不辞辛苦,愉快地接受任务。在戏曲领域里,他从不故步自封,也不沾沾自喜,而是把所学所思所悟教给别人,来发现和培养更多的后继者。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27年的粉墨生涯,胡永强最深的体会是:在别人的故事里,一招一式、一笑一颦,演绎的其实都是自己的人生,他愿意全力以赴、无怨无悔。